援埃塞俄比亚职教漫记
作者/来源:民盟仁怀支部 罗登峰 发布时间: 2020-08-04 浏览次数:124


八年前的2012年12月,受农业农村部国际交流服务中心委派,我非常荣幸地参加了第十二期中国援埃塞俄比亚职业技术教育合作项目,度过了我无比自豪、终生难忘的八个月,在遥远的非洲大陆上,留下了我深深的援非足印!

面 试

职教项目专为埃塞俄比亚量身定做,中国职教教师二十年如一日,克服各种困难,刻苦钻研教学,不断总结经验,项目越办越好,为埃塞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农业职业技术人才,为埃塞减少和消除贫困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有幸经历了职教教师选拔面试的全过程。这个经历告诉我,中国的援非是实打实的,是动真情、求实效的。为了向埃塞俄比亚提供最好的职教教师,选拔工作面向全国开展。期间要经过多次淘汰筛选,才能最终被录取。印象最深的就是,最后一轮面试,完全由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考官亲自进行。

面试结束后,我的心情十分复杂。如果落选了,对自己来说,援非梦想将变得迷茫。但又心想,自己还有差距嘛,中国是文明古国,助人为乐是我们的传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人家不满意,更不能勉强。这是代表国家,不是自己。

如果运气好选上了又该怎么办,这是一个全新的、充满挑战的工作。比如,如何去适应那只是耳闻而未曾目睹的恶劣环境条件,如何去战胜缺电缺水、蚊虫叮咬、疾病肆虐等可能遇到的困难,如何准备适合埃塞俄比亚气候土壤和生产水平的课程,理论要娴熟,不能照本宣科,操作要自如,不能纸上谈兵,不仅要教会学生操作,还要让他们亲眼目睹成功的结果,比如示范的蔬菜长势好、产量高、品质好,嫁接的果树苗能成活等。埃塞考官对操作方面问得很仔细,要的就是真材实料。另外,那里的气候、土壤以及作物种类和国内有很大差别,需要充分调查研究,技术和经验还不能照搬照套,得因地制宜和创造性地开展工作。还有就是得用英语讲课,用英语交流。想想这些,头上都要冒汗了。

几天后,结果出来,面试通过。我的期待如愿了,但挑战也来了。

欢 送

临行前,单位领导为我披上一副红飘带,上面写着:中非友谊万岁!仁怀电视台、仁怀外宣中心等新闻媒体都做了报道。全市人民都知道了,都说我为国争光,为家乡争光,那种荣誉感终生难忘,感觉每个细胞都滚烫滚烫的。

朋友们还给我安排了一个十分暖心的晚宴。大家纷纷敬酒,鼓励我发挥才干,收获友谊,载誉归来。有位朋友还引用古诗来话别,“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我倍感欣慰,意识到原来自己这么勇敢。其实,只有自己知道,与其说是勇敢,不如说是祖国的需要。临行前也有些许惆怅,我已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还要选择奔赴遥远的异国他乡,一去就是8个月,那里条件艰苦不说,瘟疫、暴乱也没少光顾,想到这些,怎能无动于衷?然而我也深知,没有祖国,哪有个人?没有大家,哪来小家?

启程的号角已经吹响,就告别吧,就祝福我吧,我最思念的亲人和朋友!

启 程

连续十多个小时的直飞,像是穿越时空一般。牢记着家乡父老的殷切期望,感受着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从北半球飞往南半球,从亚洲飞到非洲,从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飞到令人神往的国度——埃塞俄比亚。

我的心似乎也在飞翔。我在想,在交通通讯发达的今天,在这个已经被称为地球村的星球上,地理上的距离似乎不再难以逾越,但缩短各国交往和沟通上的心理距离依然任重而道远。既然大家共同生活在一个星球上,理应合作共赢,但现实并非如此。甚至有些地方,种族歧视依旧严重,让人忧心。值得庆幸的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各国人民的响应,埃塞俄比亚和非洲各国都是积极的支持者、参与者和拥护者。他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家喻户晓,人们都非常愿意为之努力奋斗。

着 陆

飞机降落在了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博莱机场。这一刻,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到埃塞俄比亚了,到非洲了。百闻不如一见,现在见到了。

机场大厅一看,全是黑人。皮肤细腻光滑,像黑色的绸缎。头发乌黑,短短地盘成一个个小圆圈紧贴着头皮。牙齿雪白,在黑色皮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皓白耀眼。一对大眼睛总是带着微笑,那么质朴,那么友善, 那么动人!

走出大厅,见到毛石铺就的地面,并非水泥或柏油,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还在首都就这样,我的心似乎紧了一下。但很快我就想通了,非洲是全球最不发达地区,埃塞俄比亚又是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正因为这样,才需要我们来援助。我想,一切刚刚开始,见到的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着定要下功夫好好帮助他们。

报 到

我被安排在离首都250公里的ALAGE 农业职业技术教育学院,负责讲授园艺生产方面的课程。离开首都前,顺便采购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例如大米、面条、水桶、面盆。听说学院离商店很远,现在正好在首都,是个采购的好机会。去到学院后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首都,真有“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的感觉。
坐上学院前来接我们的中巴车驶离首都,沿途美景连连,目不暇接。有“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游牧风光,也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湖光山色。象征非洲标志的金合欢树,摇曳着婆娑的舞姿映入眼帘,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然而,也有纠结的时候。离开首都后,就再也看不见楼房。很远才会出现一个村落,一般也就几户人家,而他们的住房就是木棒加泥浆围起的圆形草棚。后来才知道,这些草棚里几乎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张床都没有,村民都席地而睡。路上就餐时发现当地人直接吃生牛肉,切好的生牛肉撒点盐加点辣椒面,用手抓着就可以吃了,说比煮熟的好吃,让人担心的是寄生虫会不会乘虚而入。另外,路面也坑坑洼洼,车子颠簸厉害,关键是车子不能停下来,否则车后扬起的滚滚灰尘,很快扑面而来,来不及遮掩,这是泥土路面加上正值旱季的必然结果。

到学院报到后已经天黑,吃过饭真想倒床就睡。但是再累也别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把带来的蚊帐先架好。疟疾可是这里的高发病,蚊子是传播疟疾的罪魁祸首。

夜 眠

终于可以睡觉了。但刚一入睡,就迷迷糊糊中被窗外野兽的叫声惊醒,后来听说这是一种非洲土狼,附近很多,喜欢晚上活动。这叫声听起来离得很近,既像是求偶不得无可奈何的叹息,又像是饥肠辘辘无处觅食的挣扎。感觉这里不像学校,更像荒山僻野。

第二天天还没亮,不知远处什么地方的教堂响起钟声,清澈而浑沉,还依稀听见牧师的吟唱。这大概也是异国他乡的不同之处吧。

动 物

其实,这里不完全是凶猛的野兽,更多的动物是温顺可爱的,像斑马、羚羊、小狗、猴子、鸟类等。野狗会跑到我们屋里来睡觉,还把室内的拖鞋当枕头;野猴子会成群结队在驻地边上的大树上为你表演各种精彩节目,博得喝彩后期待获得食物奖赏,有时也会趁你不注意拿走厨房里的食物;鸟类和人相处更是没有距离,如果你在户外用餐,它们会飞到餐桌上来和你共享,甚至会站到你的头上、肩上。人与动物如此和谐,后来才知道,当地人从不伤害野生动物。

教 学

埃塞多数地区的农业还处于刀耕火种的年代,经常能看到一片片烧焦的草地甚至树林。农业数据体系、检测条件是谈不上的,更多靠直觉判断和分析。我就教他们如何粗略判断当地的气候和土壤特点。比如仙人掌多的地方,很可能旱季较长,地下水位很低,因为仙人掌是为了适应干旱而产生的形态变化。芒果多的地方,气候比较炎热,可以种植热带水果。以及通过各种指示植物来判断土壤酸碱度等。

埃塞鸟类特别多,如何防控鸟害也是一门技术。我就跟他们介绍安装废旧易拉罐,利用易拉罐受风影响产生的碰撞声驱赶害鸟。还可以通过观察一个地区的植物来推测鸟害情况,例如植物刺多可能就是一个征兆,有的植物刺多正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鸟类侵害。

我还结合当地情况给他们讲解生态学知识,比如树梢上结满了像果实一样的鸟窝,预示鸟与鸟之间有激烈的竞争。体型小的鸟类常常把窝建在柔软摇晃的树梢上,窝的入口建在窝的下方,目的就是防止大鸟的侵害。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原来动物也这么聪明。

罗登峰在阿拉格农职院指导学生制作营养土

我跟他们讲解人与森林的关系。我在当地拍了很多森林被肆意砍伐或烧毁的照片展示给他们,以求唤起埃塞人爱护森林的意识。没有森林,埃塞俄比亚那么多可爱的动物就没有了栖息之地;旱季来临,尼罗河会干涸,雨季又会洪水肆虐,龙卷风等灾害性天气会增多,严重威胁我们的生产、生活……

我带学生实习种的西瓜成熟后,有个学生在采收西瓜时问我,老师,西瓜怎么个吃法?开始我以为他在开玩笑,但一想到这个区域以前从没种过西瓜,不知道怎么吃也不足为怪,就砸开1个让他尝尝,他高兴极了。一会过后,他打起了主意,突然说他吃了西瓜肚子疼,然后说医生曾经告诉他肚子疼要吃西瓜才能好。为了吃西瓜,说话颠三倒四,当然了,就送一个给他吧。

我还教他们园艺植物如何嫁接、修剪、施肥、采收和保鲜,以及如何育苗、如何制作营养土等,并讲解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介绍中国的做法。

离 别

只觉时间太快,课还没有讲够呢,一转眼,8个月的职教工作就要结束了。埃塞俄比亚农业部和校方领导为我们中国职教教师颁发了证书和奖状,真诚感谢我们为埃塞俄比亚职业技术教育做出的贡献,并特意为我们举办隆重的欢送宴会。

在埃塞俄比亚独特的音乐节奏里,在醉人的咖啡浓香里,我也和大家一样,身穿校方定做的民族服装,模仿着、摇摆着埃塞俄比亚独有的舞姿,和当地老师一起手拉手,载歌载舞。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这个留下了我深深脚印的地方……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 贵州统一战线 贵州政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