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雄武扎根底,群众笑颜把贫脱
作者/来源:民盟黔西南州委 梁瑶 发布时间: 2020-08-12 浏览次数:41

  

2019年7月中旬,在得知兴义市脱贫攻坚指挥部要充实脱贫攻坚一线力量的通知后,作为民盟新鲜血液的我,毅然决然向局机关申请,到脱贫攻坚一线去战斗,为2020年年底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标和全面实现小康社会添砖加瓦,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挥洒青春和热血。

当时,父亲已年过六旬,身患尿毒症已十七载,期间换过一次肾,换的肾也已慢慢失去排毒功能,现在每周需透析两次,十分需要我的照顾,但父亲是一名有着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他对我说道:“孩子,去吧,有了大家才有小家,到最需要你的地方去吧,家里有你妈呢!”

带着对父亲的愧疚,带着对脱贫攻坚决战决胜的信心,我与四名同事来到了兴义市雄武乡高峰村。高峰村属于贫困村,下辖20个村民小组,总人口1021户4616人(2019年7月29日的数据),其中:贫困户156户717人。雄武乡背靠白龙山,前临黄泥河,盘山公路蜿蜒崎岖,海拔高差大,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当我们一行5人从雄武乡政府开完会,张支书带领我们到村公所的时候,一幢二层连体楼映入我的眼帘,虽然宿舍显得有些破旧,但阳光照耀下国旗和党徽显得格外耀眼,这更加让我想起了民盟人敬业奉献的精神。

村公所镶嵌在情深绿水之中,一楼是办公室和厨房,二楼两间房便成了我们的寝室,后面有一亩左右的土地,旁边是之前制衣厂。

虽然环境不如城里,但格局简单,布局温馨,只需简单打扫即可,当天晚上,我们一起把卫生打扫了,很早就睡了,为第二天工作做准备。

第二天天蒙蒙亮,支书就召集我们开会,在会议上,村支书语重心长对我说:“你们的简历我都看过,从一开始工作就在城里,乡下的情况你们可能不太了解,我们村情况就比较复杂,勤劳的不是种了十多二十亩地就是在外面打工,在家的除了老弱病残的就是那些懒汉,有些民风还比较剽悍,你们下队的时候要注意方式方法,不能生搬硬套、照搬照抄,那样容易引起矛盾和纠纷,遇到事情不要随便表态,要回来多与我们五个村干部商量,几个村干部都是土生土长的,哪家哪户什么情况他们最清楚不过了。”

村支书的话,我们记在心里,每次下队我们都十分小心谨慎。虽然做好了准备,但碰鼻子的现象屡次发生。虽然我们苦口婆心宣传政策,但一开始老百姓对我们并不认可,觉得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可能呆两三周就走了,我们就是下来体验生活的,到农户家宣传政策大家积极性也不高,几轮下来,几个小伙像泄了气的皮球,好几天心情都阴郁。

很快,村支书发现了我们的异常,问清了原因之后,眼珠一转便给我们支了一招,告诉我们:“你们要经常去,天天去,要让他们觉得你们就是高峰村的人,你们就是为高峰村做实事的人!”村支书说得高深莫测,我们听得面面相觑,听罢,我们几个将信将疑地看着彼此,但还是决定相信老支书,商量一致后,决定用老支书的策略下村。

第二天,我们就先从附近的鼠场组开始走访,一壶茶、一个笔记本,一走访就是一天,家家户户走到,每家每户情况都了解清楚,家里几口人,分别都在做什么,家里有没有小孩读书,房屋是否透风漏雨,义务教育阶段补助是否拿到了,医疗保险、养老保险是否缴纳了,这些细致的询问和一些拉家常的攀谈,慢慢地,老百姓对我们的到访有了认可。

除此之外,我们下村时还配合了村民的时间,因为村里大部分是庄稼人,要不就是在煤矿上运煤的货车司机,他们由于一大早出门干活的原因,吃饭时间不定时,所以我们每次下队的时间都是根据村民的时间安排,以至于我们的下队的时间随时在改变。

当我们下队一段时间后,就接到了上级的任务,按照市委、市政府和雄武乡党委政府的统一安排,我们开始了第一轮“四逐四准”,为了把这项工作完成得更好,我们逐村逐户征求意见,逐人逐项精准措施,对尚在贫困线边缘徘徊的群众我们想办法让他们脱贫,对好吃懒做的部分村民们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他们去找工作,对有劳动力、有外出务工意愿的通过市审计局介绍到十里坪蔬菜基地、黔龙女家政服务公司去工作。

在逐步挨家挨户排查过程中。还对透风漏雨的房屋进行研判,对没有修缮能力的上报乡政府,请求乡政府统筹安排,调拨资金进行维修。

除了日常的下队询问外,我们还充当了“和事佬”的角色。

有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刚刚洗漱结束准备入睡,旁边范家大婶急急忙忙地敲着我们的窗户,结结巴巴喊着:“”书记,书——记,不好了不好了,我家儿子要和媳妇离婚,我家孙子一赌气往外面跑了,快来帮帮我啊!”

看到范大婶六神无主的样子,我们几个人来不及换拖鞋就去村头范哥家了解情况。

此时,屋内酒气熏天,范哥面红耳赤,大口喘着粗气。待范哥冷静下来,了解范哥闹矛盾的原因,原来范哥最近生意不好做,压力巨大,再加之酒精刺激,两口子拌了嘴,再耐心地听范哥诉说心里的苦楚后,旁边的同事又劝嫂子不要放在心上,床头吵架床尾和。另一个同事跟着去找孩子。经过2个多小时的调解,孩子跟着叔叔回家,范哥也客客气气也嫂子道了歉,一家子又和和气气的坐下来围着炉子烤火。

在下队中,一些人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例如吴大爷。

我和熊三石是新地组的网格员,我们经常到吴大爷家走访,吴大爷今年87岁了,膝下5个女儿,2个儿子,老伴走了十多二十年了,他与小儿子住在一起,小儿子一般都在兴义打工,偶尔回来,大爷每个月有120元的养老金、600元的退伍补贴、50元的高龄补贴、小女儿孝敬的300元,小女儿每周还固定买菜来看他,在雄武的老人中,吴大爷的生活可谓是优哉游哉。

吴大爷还喜欢抽烟喝酒,我们到访的时候,他家满屋子烟酒,当我们询问他烟酒来历时,大爷两眼放光,像个考了一百分的孩子自豪地说着:“喏,我都好多年没自己买烟买酒了,都是姑娘儿子买的!”

除了爱喝酒,吴大爷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么大的年纪还自己去砍柴,而且劲头十足。

记得有一次我和三石哥试着去帮大爷砍柴,砍了两三根手就用不上劲了,没料到,大爷接过去一口气砍了十多根,一口气没喘,砍完之后。大爷还自豪地说着:“谁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这把老骨头胜过你们几个年轻小鬼。”

大爷除了体格好,而且还有生活趣味,他除了种白菜,喂小鸡,还在地里种了不少花草。每次攀谈的时候,我们都会坐在那堆他精心打理的花草之间,听这个有趣的老头聊以前他当兵的故事,当大队支书的事……

下队时间长了,我们和大爷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时不时跑到他那里唠唠嗑,喝喝茶。

有一天,我们要走了,在路过他家的时候,给他打了个招呼,没料到,大爷冷不丁来了一句:“小伙子们,你们也是辛苦,这段时间,你们天天都走村串户帮助老百姓,你们都是好人呐,要活120岁!”

这句话,虽然很轻很轻,但一直回响在我们心里,让我们感觉这段时间的下队充满了意义……

一转眼,我下队已经大半年了,而现在,距离脱贫攻坚只剩下半年不到的时间了,在剩下的时间,我们几个年轻人更是要坚持,扎根于此,乘势而上、快步前进,一鼓作气、一战到底。以饱满的热情打好收官战,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 贵州统一战线 贵州政协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